这届欧洲杯主题曲同样剑走偏锋,东欧并非雷鬼音乐盛行的地区,但最终德国雷鬼音乐人奥西安娜成为了赛事主题曲演唱者,这首主题曲无论从旋律、歌词还是MV来看,都和波兰-乌克兰两国没有太多联系,如果不是MV的街道上出现了华沙和基辅的一些地标,以及几座主办球场,听众很难意识到这首歌就是这届欧洲杯的官方主题曲。

奥西安娜不是传统的德国歌手,她的父亲是马提尼克的一名DJ,母亲是在巴黎工作的一位高级服装设计师。因为家庭原因,她长居法国,和美国放克音乐的传奇人物马塞奥帕克是忘年交,后者是她音乐道路的启蒙老师。放克音乐的演绎非常个人化与私有化,正如《无尽之夏》这首曲子,也是奥西安娜从艺术的角度来表述自己如何看待足球世界和欧洲杯。

2012年欧洲杯在主题曲风格上做了一次极其大胆的尝试,在大型赛事主题曲历史上都算是前所未见。想要在受众极广的足球赛事歌曲里以放克和雷鬼元素为主题做出一首作品,奥西安娜也在编曲上下了一些功夫,她和团队采用了当时非常火爆的几首舞曲的采样,让这首主题曲在风格上能更容易被接受。

相较4年之前的安立奎,这次融合的效果更为理想,在波兰和乌克兰,这首不符合当地听众音乐欣赏传统的曲子,都一度成为最畅销的单曲,这也证明了奥西安娜的努力没有白费。对于中国国内而言,因为放克音乐的受众太少,《无尽之夏》作为欧洲杯主题曲,并不为太多人所熟知。

也许是看到了费塔朵带来的良好效应,欧洲杯主题曲开始倾向于邀请一些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歌手进行演绎。奥地利-瑞士欧洲杯请来了拉丁天王安立奎伊格莱西亚斯,安立奎在国际乐坛的超高人气无需多言,他在接到赛事主题曲邀请的时候特别高兴,表示自己“特别荣幸能为足球盛会做出一份贡献”。

安立奎对足球的感情来自其父亲,西班牙国宝级歌唱家胡里奥伊格莱西亚斯,尽管双方曾经长期不睦。胡里奥伊格莱西亚斯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是名足球运动员,还一度在卡斯蒂利亚当守门员。如果不是一次车祸导致受伤,胡里奥伊格莱西亚斯很有可能会在足球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你能听到我吗》在歌曲编排上很华丽,也非常有安立奎的个人特色,外放且性感。但安立奎个人特色在歌曲中表现得太过张扬,反倒让人忘记了这首歌是赛会主题曲的本质,较之赛场,夜店更加适合这首歌所营造的氛围。

所以在这首歌公布之后,媒体给出的评价大都比较负面,这些媒体在评价时多站在足球的角度上去点评,因为歌曲本身和足球实在太不沾边,编辑们在点评时用词也就更加刻薄。“平庸、口水、落俗”,诸如此类的评语频频出现。还有人呼吁官方换一首主题曲。在主办国之一的奥地利,安立奎这首歌在单曲排行榜上的最高排名只在第17名。在德语区举行的欧洲杯,请来一位拉丁歌手演唱主题曲,其实也不大适合,这和费塔朵与葡萄牙欧洲杯之间的合作有着巨大不同。

这是安立奎在音乐生涯上不小的一个滑铁卢,不过多少能给他点安慰的是,他为欧洲杯打造的这首主题曲,在夜店和电子乐文化盛行的北欧与荷兰倒是颇受民众欢迎,这多少也算是一种认可。

妮莉费塔朵是欧洲杯历届主题曲名气最大的演唱者之一,在为欧洲杯演唱主题曲之前,她便已经是格莱美奖得主。不过葡萄牙人不是因为名气选中的费塔朵,而是费塔朵身上的葡萄牙血统。

费塔朵出生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她的父母则是来自亚速尔群岛的移民,小时候费塔朵在家中一直使用葡语和父母交流,相当认可自己身上的葡萄牙血统。《力量》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来自于费塔朵在葡萄牙的一次旅行,葡萄牙人在和她聊天打招呼的时候,总喜欢用一句Fora作为结尾,而在体育赛事中,Fora作为加油打气的话使用,也再常见不过。

费塔朵最后打造出了一首欢快的欧洲杯主题曲,事实证明赛事主办方选对了人,费塔朵在歌曲中恰到好处地加入了葡萄牙传统乐器,副歌用葡语演唱,既强化了歌曲的力量感,又满足了东道主的乡土情结。妮莉费塔朵在演唱生涯中的风格一贯飘忽轻盈,2004年欧洲杯主题曲也是一首颇能代表她个性的作品,在赛会主题曲中,灵动的《力量》相当有特色,带有一种独树一帜的美感。这首歌后来被费塔朵多次演唱,并且在十年前进行过二次编曲,已经成为了她的经典代表作。

那届欧洲杯,东道主葡萄牙在家门口被希腊人两次击败,痛失冠军。希腊夺冠是欧洲杯历史上的最大冷门,正如刚出道不久的费塔朵一举拿下格莱美年度最佳女歌手一样,让人直呼神奇。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