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力于济州联的那段经历恐怕是尹比加兰不愿再提起的。那时的济州联军心涣散,一蹶不振,纵使是结束兵役归来、状态正佳的尹比加兰,也难带动毫无斗志的队友。济州联自甘堕落最终降入K2,尹比加兰在全北和蔚山的军备竞赛中,站在了蔚山一边。

2020赛季的K联赛,又是全北-蔚山两强争霸的格局。尹比加兰在群星云集的蔚山现代,也穿上了象征着球队核心的10号球衣。队中有李青龙、儒尼奥尔、申填浩、李东炅、元斗载等技术派坐镇,蔚山的足球踢得流畅又不失华丽。然而,阵容变豪华的蔚山却没有改掉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毛病,联赛和足协杯两条战线,蔚山都在大好形势下被全北完成逆转,重新戴好了“千年老二”的帽子。

飞往亚冠比赛地卡塔尔时,蔚山的队内气氛已经是几年来的最低点,看好他们夺冠的人并不多。尹比加兰无疑是带领球队上演反转大戏的主演。在卡塔尔,尹比加兰轻盈的跑动,展现出了绝佳的身体状态。而他鬼魅的跑位,犀利的传球,还有门前的一剑封喉,都让对手心服口服。4球3助攻,传球成功率92%,尹比加兰带领蔚山现代9连胜捧杯,本人也拿到了本届赛事MVP。正如尹比加兰所说,“今天(亚冠夺冠当天)是我整个足球人生最开心、最幸福、最意义非凡的一天”。在蔚山,越踢越妖的尹比加兰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巅峰。

2019赛季,金承大离开老家浦项,加盟了近几年一直霸占K联赛冠军奖杯的全北现代。然而他半个赛季11场1球1助攻的表现却没有打动主帅莫赖斯。赛季结束后,金承大和主帅莫赖斯彻底闹僵。据说当时莫赖斯的一句话让金承大和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也正是那句话,让金承大选择主动离开,投奔岭南大学时期的恩师金秉秀。

那时,金秉秀带领的江原FC在选择外援时遇到了困难,几名看好的外援相继谈崩。就在这时,金承大主动联系了江原主帅金秉秀。宁可降薪,他也不愿再和全北主帅莫赖斯共事。金承大的高额年薪,对于江原来说其实压力不小,江原最终决定放弃引进外援,集中有限的预算拿下金承大。

披上江原FC球衣的金承大在2020赛季的表现未达预期,22场贡献2球6助攻,球队也没法进入到前六名的争冠组。作为球队重点引进的前锋,金承大似乎需要更多的进球,2个进球的存在感稍显不足。频繁的小伤拖慢了他的脚步,尤其是赛季末期,金承大疲态尽显,临门一脚的大失水准,也是他整个赛季的缩影。

2020赛季结束后,莫赖斯离开全北现代。这也预示着金承大将结束租借,回归全北。能否被委以重任,就看他如何调整状态了。

33岁的黄一秀已经很难在人才济济的蔚山现代得到上场的保证。2019赛季结束后,K2联赛降班马庆南FC抛来了橄榄枝,许诺黄一秀主力位置,希望在“黄博尔特”的帮助下,在2020赛季拿到升级的资格。

黄一秀在边路的冲刺能力,放在K2联赛依旧是有竞争力的。健康的日子里,黄一秀在左边路横冲直撞,让对手难以抵挡。他的存在,也能激活白星东等进攻好手。只是,33岁的黄一秀总有频繁的小伤,尤其在赛季后半段,他更多的被作为后手,在下半场出击。

8月份,黄一秀在对阵大田韩亚市民的比赛中完成了在K联赛的第40次助攻,成为K联赛历史上第20名加入40-40俱乐部的成员。整个赛季,黄一秀出场21次,打进5球,排在队内第3;贡献5次助攻,成为队中助攻次数最多的球员。

遗憾的是,庆南FC在升级大战当中被水原FC淘汰,无缘2021赛季的K1联赛。

离开中国联赛之后,河太均加盟了K1联赛球队全南天龙。然而在这里,他最终没有赢得全南球迷的喜爱,反而被质疑来“养老”。那是在2018赛季,河太均渡过了噩梦般的一年。

揭幕战表现不佳被中途换下,第二轮又罚丢点球。截至8月份的8次出场,河太均颗粒无收,只有8次犯规数据。整个赛季,除了在公益活动中亮相,河太均在正式比赛中几乎毫无贡献。就当人们以为拿着高薪的他会在赛季结束后离开时,河太均又出现在2019赛季的全南天龙球员名单当中,但整个赛季他的出场次数都是0。

2020赛季,河太均加盟了K3联赛球队江陵市。这支球队网罗了金东燮、金根焕、文记韩、徐订晋、李昊乘等拥有职业联赛经验的球员,希望拿到K3冠军。经过改制的K3联赛,已经不再是“失败者”的避难所。在这里,河太均也能拿到不错的合同,球员和俱乐部是双赢。

赛季初期,河太均表现不错。尤其在联赛第6轮江陵6-0战胜春川市民的比赛中,河太均从第69分钟到82分钟之间,仅用13分钟就上演了大四喜,帮助球队完成揭幕战之后的6连胜。然而此后,河太均又一次从各种新闻报道中“蒸发”,整个赛季他在K3联赛中的数据是4场比赛5个进球。足协杯被江原FC淘汰的比赛当中,他也替补登场。在季后赛,河太均也有一次出场,但没有进球。球队在季后赛被庆州水利原子力淘汰,没有进入最终决赛。